玛修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里,和咕哒夫相遇。
在下雨天,与没有记忆的咕哒夫邂逅了。

“你没事吧”

“前辈……”

“?”

最后是迦尔纳和咕哒夫。
我是杂食党。

讨厌

“嘿,Jack,你怎么怒气冲冲的。”

“Tom,我真受不了Jane,每次都因为一些鸡皮小事大发雷霆,我讨厌她。我要和她分手!”

“兄弟,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现在去哪?”

“Jane的手套破洞了,她从不管她自己的破事,我要去买一些毛线……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她做事了。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喝酒狂欢!”



“早上好。Ida。”

“Hi!Oh,Tom。你看到Jane新手套了吗,真可爱。我从来没见过那种款式。他们今天手挽手去散步了——你怎么一个人等在这?”

“I hate him."

接上次的图。

吴邪:“抱一个”

小哥:“……来吧”

小花:“荣幸之至”

秀秀:“吴邪哥哥,最喜欢你啦”

“抱一个”
“谁稀罕”其实很在意。

改图。双人舞
看着网上图的突然想画。

原图下面链接。

http://huaban.com/pins/239608240
http://huaban.com/pins/239608124
http://huaban.com/pins/585352678

without you are not nothing


私设大结局
脑洞
金秋亲情向

所有人都无法想到,曾今沦为一片废墟的星球在瞬间恢复了原貌,一切就如同谎言一样虚幻,血与肉的战斗在顷刻间消亡,连肉体上的伤痕也被抹去。

 

那些拼命的举动荒唐而可笑。如果“它”有感情的话,一定会这样认为。

 

面前的巨大机械高速运转,将一切统统重塑。

 

参赛者乘坐着飞船四散离去,喧闹的凹凸星变得冰冷而无声。

 

少年站在机械CREATER的面前,明亮的眼睛暗如死灰。

 

“勇敢的孩子,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为何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呢?”机械的声音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在他听来却毫无生机。

 

怯懦的少年得到了父亲的认可,获得了自信。

 

冰冷的少年寻觅到真相,从过去中解脱。

 

缺爱的少女邂逅了热血的少年,拥有了同伴。

 

热血的少年解脱了苦难的星球,释放了被奴役的人民。

 

无论是狂放的海盗,还是笃信的骑士,或是狡猾的诈骗师与其忠心耿耿的仆从。

 

参赛的所有人都回来了。

 

“你为何还是露出这副悲伤的样子呢?”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赐予无尽的财富,无穷的智慧,无上的荣耀,无比的权利。”

 

“啊,我不需要这些呀,神大人。”少年低垂的头颅抬起,他的眼睛像是一片灰色的海。

 

“您能……”

 

“您能……”

 

“我的孩子,你想要什么?”神无机质的声音响彻在寂静中。

 

“您能,把姐姐还给我吗?”

 

把失去的,被割裂成两半的两人的时光拿回。

 

把谦逊有礼,风度翩翩的白衣审判长重现。

 

把孤独守望着迷宫的蓝色机器人再现。

 

无论多少次,回答都是一样的。

 

“抱歉,我的孩子,众神之座的七人与神使和那个造物无法再一次拥有生命,他们为了重构所有的一切消耗殆尽了,没有任何数据遗留下来。”

 

 

 

 

 

 

曾几何时,越过所有难关,他来到了创世神的面前。

 

他看着复活的伙伴开心不已。他满怀希望的看着CREATER。

 

“让我见姐姐。”

 

然而回答他的是否定的声音。

 

包括挚友在内的在场人看着在战场上一路拼搏步伐坚定的少年颤抖起来。

 

“你可以有无尽的财富、无穷的智慧……”

 

“我只要姐姐。”少年攥紧掌心的项链。

 

“或是无上的荣耀、无比的权力。”

 

“我只要姐姐!!”他大声的吼,希冀有什么会改变。

 

“……”

 

没有人回答他,那个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变成了真正的小男孩,再也没有什么临危不惧,没有笑如灿阳,他疯狂的想捶打面前的机器,无奈却径直穿过了影像。

 

嘲笑过他的“魔女”握紧了拳头,“背叛”过他的召唤师别过头几乎留下眼泪。

一直冷漠的独行人也为之动容,可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环住少年疯狂的嘶吼的身体。

 

他用力的推开那双手臂,自己也跌倒在地上,那么多厮杀也未曾跪倒的双腿,现在却像失去了一切可以站起来的力量。

 

【金,等着姐姐回来吧】

 

【一切都会变好的】

 

为了让不会开花的种子结出花朵,有谁消失了。

 

“骗子,说谎…还给我,把姐姐还给我!”

 

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现在是失去了血脉相连之人的小男孩,是个不顾一切哭泣的孩子。

 

人们看着他,然后一个个离去。

 

“啧,没用的小鬼,离开了别人就无法活下去了吗-----该死的创世神(CREATER)!!”

 

嚣张的海盗头子皱紧了眉头,状似无所谓的走掉了,最后那句低低的咒骂只有沉默地站在他身边的孩子听到了,与少年年龄相同的他低低的叹息,和哥哥一同消失在角落里。

 

红色的呆毛少女欲言又止,被摇摇头的骑士止住步伐。

“只有他自己能帮他。”骑士目光怜悯,揽着两人的肩膀带走双手紧握的姐弟两。走着,回过头,又背转身走向远方。

 

想要冲上去给少年一拳头的从来不顾及他人感受下一任的圣空星王,只是愤怒的抑制住自己,扭头撂下一句“渣渣。好烦。”那一句别哭了却怎么也出不了口。

 

离开,一个接一个。

 

头戴柠檬发饰的女孩,在离开之前轻轻颂无名的歌,为少年祈祷。

 

魔女飞到空中,烦躁的嚼碎口中棒棒糖,想要嘲笑,看着地上渺小颤栗的少年,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

 

“呼,好苦。”

 

召唤师上前轻轻的按住少年肩膀。“金……”可他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他走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眼泪终于模糊了镜框。

 

最后一个灰色的人立在少年的身后,像是少年的影子。虽然光在哭泣,但影子没有表情,他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少年每天都在问神同样的问题,神每天都回答给他同样的答案。

 

 

 

 

 

终于,有一天,人们不再见到少年。也不再见到神。

 

凹凸大赛成了普通的大赛,普通的奖励机制。凹凸星成了旅游胜地。

 

登格鲁星,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充实起来。人们会在那里见到朝气蓬勃,在星月闪烁的夜晚偶尔露出寂寞神情的少年。但大多数人见到的都是开怀大笑的他。

 

少年的身边,没有多出一个人,也没有少一个人。

 

他的朋友经常会来汇聚一堂。

 

在营地上烧烤,搭配着甜腻的蛋糕的团队威胁似的邀请。

 

听着骑士寻找马匹的奇妙探险。

在呆毛之间挣扎。

 

或是和偶尔游玩来此的蒙面男子一起学习新的忍术。或是乘坐大号机甲的双发色少女在天空飞翔。

 

魔女在无数次的扰乱兄长的计划后,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小恶魔,在各个星球游荡。

 

召唤师肩负起家族的责任,努力变得更好。家族逐渐的有了新的发展。在他放弃继承家主的位置后,周游列国,收集召唤兽。而他的父亲,只有淡淡的一句话,“随你便。”

 

他们始终不约而同的回到少年的身边。

 

而灰色的影子也未曾离开过他。他们如胶似漆。

 

 

据说后来他们再次结成了一个小队,一起四处游历。

 

一切真的在变好。

 

少年相信一切都会如她所说。

 

 

 

 

 

 

 

 

那一天,离开的前一天,灰色的影子终于不忍目睹,他背起少年,想要离开这个冷酷的地方。

 

少年没有抵抗。

 

少年忽然问“我姐姐,她最后是怎样消失的呢?”

 

神沉默着,在少年彻底放弃的一秒时,他听到。

“她,真是很奇怪呢,笑着,眼睛没有湿润。只是牵着审判者和另一个身边七神使的手。”

 

“他们都在笑。”

 

“我曾问过她,这样做值得吗?她说”

 

少年看着机械逐渐变亮,变形,变成她的影像。

 

金色的暖阳,回忆的温暖,都在此刻于散尽的时光里回溯。皆如昨日重现。

 

“只要我最重要的人能够幸福着他的幸福,能够在他身边重要的的人中感受到幸福,就值得啊。”

 

“姐弟两,都是笨蛋么。”灰色的影子呢喃着,竟然有雨水落下眼眶。

 

喂,听见了吧?

 

亲爱的,活在此刻的你。

你们要幸福哦。

 

那影像投射在他的瞳孔里,如同火焰。少年的瞳孔瞬间的燃烧起来了。灰色渐渐地蜷曲不见,只有无尽的苍蓝色在烁动。他趴在身边人的肩膀上,最后一次痛哭,却笑了出来。

 

等他再一次抬起头,他的神色坚定,他对CREATER说:“让创世神从世界上消失吧。”

 

 

 

 

 

 

 

“喂,格瑞,我们一起去世界的角落吧!”

“笨蛋。”